上課睡覺的女人(馬任重╱板橋社區大學講師) 
    我搞不懂,有人「敢」在我的歌唱課上,趴在桌上呼呼大睡!這是「我的」課ㄟ!我是「名師」ㄟ!這真是過分!怎麼可以這樣!這個四十出頭的她在剛開學沒多久,就開始睡給我看,而且每次上課必睡。於是乎我開始想些對策,阻止這麼荒謬的情形繼續下去。 
    再次上課時,我展現出氣質高尚的微笑,似有似無的說:接下來,我請幾位同學出來唱唱剛教過的歌!然後她自好夢中被我點名點叫醒,昏昏的站了起來,一臉惺忪,撥撩臉頰因汗水沾濕的微亂的頭髮,撥弄不掉的是趴睡桌面所擠壓出來隱約的暗紅痕跡,一種怪怪的紅色。班上的同學訥訥的望向她,場面頗不安的!她低著頭,用一種極微弱的音量,訕訕的說:老師,不好意思,-----
    我一時之間也不知該說些甚麼?雖然是有著這麼一點抓到現行犯的感覺!我心想,她以後不會再睡了吧!接下來的課,她又來睡覺了。  
    我又回去思考「對付」她睡覺的各種策略,其中包括臨時點名、說笑話、關愛的眼神、說靈異事件、要學生一個個出來獨唱-------。可是她依舊昏睡!最後我還想了一個自己覺得不錯的「妙計」,讓學生做自我介紹,社區大學的學生來自社會的四面八方,認識這些不同領域的人,我覺得挺快樂有趣的! 
    我想,經過自述,這樣也許能對她上課睡覺的行為多一些瞭解。輪到她自我介紹了,我注意的聽。她說:我不太會說話,請大家多多指教!沒了,就這樣。我依然沒有得到任何的線索及答案。一學期的課,她就這麼昏睡而過。我心裡想:一定是她不喜歡唱歌,或者別的班名額已滿,所以她才「淪落」到我的班上,下學期應該就看不到她了吧!第二學期,她又報名了,又在課堂中呼呼睡去。 
    我那魔羯座打破沙鍋個性,決定私下找她好好談談。纖細的身軀,低垂著頭,她羞赧說:真的很抱歉,我太累了,所以上課經常忍不住睡著,請不要生氣!一時之間,我好像也沒有立場不高興,這些社區大學的學生白天都有工作,晚上還願意抽時間學習,真的不容易!她不再多說,我也暫時收起我的好奇心!就讓她繼續睡吧,這一睡又是一學期! 
    第三學期報名前,她問我說:您還願意教導我嗎?真是不好意思,我常常撐不住而睡著,希望沒有打擾到你教課的情緒。我笑著說:沒關係!那沒什麼!可是心中卻為她上課睡覺的行為思索著種種合理的解釋。她又再次參加了我的歌唱班。不同的是,雖然她依舊昏睡,但是她似乎願意多透露一些訊息。 
    七點的課她會提早半個鐘頭到,而且會貼心的替我帶來晚餐!為了解開她的怪異行為,我吃著她所帶來的晚餐,一邊小心翼翼卻又裝作漫不經心的樣子詢問著關於她的狀況!但是她總是避重就輕,所有的答案都是一聲聲的長嘆,無法舒展的眉宇之間好像埋葬了垂死邊緣的掙扎。看了讓人心酸。她看著夕陽餘暉問我說:一到黃昏心就慌,你瞭解嗎?我埋頭的吃著晚餐,似懂非懂!心理想著,為甚麼今天夕陽的顏色那麼詭異!在一個下著雨的寒冷傍晚,她搭著我的便車說要去榮總看病,這次我沒開口問她任何事,也許是能承受的壓力已經到了燃點吧!


★此篇文章被閱讀了


suzanne5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