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位老師是北歐裔加拿大籍的金髮辣妹,現在暫時回到新蘇格蘭(Nova Scotia)鄉間的家中幫忙爸媽處理一些事,信中說她整天都在採藍莓。她的個性很溫和,善良體貼,幾乎所有學生都很喜歡她,但是我卻曾經被她破例小小的斥責了一番。 
    有一次考完小考,老師要我們互相交換改考卷。
我依從小到大從學校老師那裡學來的習慣,就在錯誤的答案上打×,然後在考卷邊緣寫上-5、-10等字樣,結果被她瞄到了。 
她說:「你不可以這樣子。你要用加的,把對的分數一題題加起來。」 
我回她:「還不是一樣?而且這樣算快得多啊,幹嘛自找麻煩。」 
她說:「完全不一樣。你怎麼可以這樣看人?」 
    結果我們兩個就僵在那裡好一陣子。但是,事後想想,我突然覺得她說的對。我的確不應該這樣看人。 
    我們華人總習慣從一百分往下扣,然後自以為做事精明。但這背後隱藏的,是整個負面的思考架構。我們等於是以滿分為基準,然後開始苛責這個人這裡做錯,那裡做不好。但西方人卻是以零分為基準,每做對一件事,就給一個小小的鼓勵。 
    這件事對於兒童在成長過程中人格形成的影響很大。我們是要引導一個孩子發揮出符合自身特性的潛能,還是要用我們事先定好的標準,強迫他樣樣做到?我認為後者在台灣非常普遍。 
    我想教育哲學的不同,就是造成西方人整體來說比我們創造力更發達的主要原因。學著凡事採取正面的思考模式,無形中產生的 Power,將源源不絕。

 


★此篇文章被閱讀了


suzanne5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